加入VIP
契诃夫短篇小说集

契诃夫短篇小说集

作者:
契诃夫
语言:
中文
作者:
契诃夫
语言:
中文
出版社:
黑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
ISBN:
9787538869514
格式:
pdf

内容简介

契诃夫是俄罗斯19世纪末期最后一位批判现实主义艺术大师,短篇小说巨匠,被称为“世界短篇小说之王”。他善于从日常生活中挖掘具有典型意义的人和事,通过幽默可笑的情节进行高度的艺术概括,塑造具有典型性格的小人物,以此来反映当时的俄国社会,嘲笑丑恶的社会现象,表达对劳苦人民的深切的同情。其小说紧凑精炼,言简意赅,极富幽默感,并能读者自己从形象体系中琢磨作品的涵义。其笔下一草一木无不栩栩如生,刻画心理亦往往入木三分,并成为短篇小说的代名词。本书是契诃夫经典短篇小说集,精选了数十篇被视为经典广为传阅的作品。

作者简介

契诃夫(1860~1904),生于俄国罗斯托夫省塔甘罗格市,是19世纪末俄国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幽默讽刺大师、短篇小说艺术大师、著名的剧作家。他1879年入莫斯科大学学医,1884年毕业后从医并开始文学创作。他的主要创作领域为中短篇小说和戏剧,其中短篇小说成果尤丰。

精彩书摘

兽医伊万·伊万内奇和中学教师布尔金由于耽误了时间,所以只得在村长普罗科菲的堆房里过夜了,村长的堆房在米罗诺西茨科耶村边上。伊万·伊万内奇是一个又高又瘦的老人,留着长长的唇髭,他的姓是一个相当古怪的复姓,即奇姆沙—吉马莱斯基,他与这个姓一点儿也不相称,所以全省的人只叫他的本名和父名,也就是伊万·伊万内奇。伊万·伊万内奇一直住在城郊一个养马场里,为了呼吸一点新鲜空气,他才有了这次打猎行动。而猎人中的另一位,也就是中学教师布尔金,倒对这个地区特别熟悉,因为他每年夏天都来П姓伯爵家里做客。

两个猎人谁都没有睡觉,伊万·伊万内奇坐在门口,吸着烟斗看着外面,明亮的月光照在他身上。布尔金则躺在房间里的干草上,谁也看不见黑暗中的他。两个人讲起了故事,还说起了村长的妻子玛芙拉。玛芙拉是一个健康、聪明的女人,可是这个可怜的女人却一辈子也没有走出过村子,也从没有看见过城市和火车,她只是十年如一日地守着炉灶,偶尔在夜间才出去走走。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布尔金说,“在这个世界上,性情内向、整天像蜗牛一样缩进自己的硬壳里的大有人在,也许这也有隔代遗传的原因吧,也许这也是人类的退化现象吧,也许这只不过是人类中的一种性格类型吧,谁又明白呢?我又不是博物学家,也没有能力探讨这一类的问题。我只是认为玛芙拉这样的人并不稀奇,你就看一看别里科夫吧,这可是一个想不到的例子!

“我的同事别里科夫是一位希腊语教师,两个多月以前就去世啦。他的名气可大啦,您可能也听说过他。他之所以出名,就是因为他在太阳高照的天气里也会穿上套鞋,带着雨伞出门,而且一定会穿上暖和的棉大衣。他总是把一切物件都装在套子里,雨伞装在伞套子里,怀表装在麂皮套子里,就连削铅笔的那把小折刀也是装在一个小小的套子里的。让人觉得好笑的是,他的脸也好像装在一个套子里,因为他的脸老是藏在竖起的高高的衣领里面。他常常戴着黑眼镜,穿着绒衣,耳朵还用棉花堵着,他坐出租马车时,也喜欢让马车夫把车篷支起来。总而言之,别里科夫总是想把自己包裹起来,好像要与世隔绝一样,他不影响外界,外界也别想影响他。现实的生活让他坐立不安,时时处处刺激着他,惊吓着他。他总是能为自己的做法找到理由,说现在的生活怎么怎么不好,老是称赞过去的事物,甚至称赞那些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别里科夫的种种行为也与他所教的古代语言不无关系,这也使他容易远离现实的生活。‘啊,希腊语是多么响亮,多么美妙啊!’他总是一副美滋滋的表情。为了证明这句话的深刻含义,他也总是眯着眼睛,竖起一根手指头,念道:‘Anthropos!’

“别里科夫总是极力把自己的思想藏在套子里,只要政府的告示和报纸上的文章写着禁止做什么事情,他就会记得一清二楚。如果有告示公布中学生晚上九点钟以后不许到街上去,或者一篇文章提倡禁止性爱,他的心里就会像明镜一样:这种事是被禁止的。而且每当官方批准或者允许什么事情时,他又总是觉得其中包含着某种隐隐约约、还没说透的成分,甚至包含着让人起疑的成分。每当政府批准在城里成立一个戏剧小组,或者一个茶馆,或者一个阅览室时,他又总是摇着头、叹着气说:‘这个主意好倒是好,只是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来啊。’

“虽然好多事看起来都与他毫不相干,他却总觉得违背了法令、脱离了常规、不合规矩,这使得他总是垂头丧气。还有如果一个同事参加祈祷仪式去迟了,或者听说一些顽皮的中学生闹事,再或者看见一个女校的女学监很晚了还在陪着军官玩,他也会觉得心慌意乱,一个劲儿地说:‘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来呀!’他在教务会议上的那种慎重、那种多疑、那种套子式的论调,把我们压得都透不过气来。他总是数落青年人的种种恶劣的行径,说他们在教室里吵吵闹闹,不管是女生还是男生都是这样。哎呀,只求别把这种事传到上司的耳朵里去才好啊!哎呀,也可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来啊!他还要求开除二年级的彼得罗夫和四年级的叶果罗夫,后来其他的老师不得已之下,只得向他那唉声叹气、他那垂头丧气、他那苍白小脸蛋上的黑眼镜(他那张小脸活像黄鼠狼的脸)让步,降低了彼得罗夫和叶果罗夫的品行分数,关了他们的禁闭,最后终于开除了他们。他还有一种古怪的习惯:常常访问我们的住处。他在同事的家里,坐下来之后就一声不响了,仿佛领导考察似的,有时他可以一言不发地坐上一两个小时,然后才走,还把这美其名曰‘保持良好的同事关系’。当然,这类呆坐着的拜访,对别里科夫来说是很难受的,但是他不得不来看我们,他认为这是他对同事们应尽的责任。我们学校里的同事都怕他,就连校长也怕得不行,您瞧,我们这些教师都是有头脑的、极其正统的人,而且还受过屠格涅夫和谢德林的教育,然而这个老是穿着套鞋、拿着雨伞的别里科夫却整整辖制了中学足足十五年!

“可是,仅仅辖制中学还不算什么,令人震惊的是,全城的人都在他的辖制之下。我们城里的太太们在星期六也不敢办家庭戏剧晚会,因为怕他知道;到了斋期教士们也不敢吃荤、不敢打牌,也是因为怕他知道。在别里科夫之流的影响下,在最近十年到十五年间,我们全城的人已经变得什么都怕了,他们不敢写信,不敢高声说话,不敢有亲密的朋友,不敢周济穷人,也不敢看书,不敢教人读书写字…

相关文件下载地址

该资源需登录后下载

去登录
温馨提示:本站所有内容及下载按钮仅作站点演示用,并不提供真实下载链接。

评分及评论

无用户评分

来评个分数吧

  • 5 分
    0
  • 4 分
    0
  • 3 分
    0
  • 2 分
    0
  • 1 分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