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VIP
基督山伯爵(余华不吃不喝不睡,疯了般读完《基督山伯爵》!人类全部的智慧尽在其中!全三册一字未删完整版!)(读客经典文库)

基督山伯爵(余华不吃不喝不睡,疯了般读完《基督山伯爵》!人类全部的智慧尽在其中!全三册一字未删完整版!)(读客经典文库)

作者:
大仲马
语言:
中文
作者:
大仲马
语言:
中文
出版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ISBN:
9787559427427
格式:
pdf , txt , azw

内容简介

“人类全部的智慧就包含在这五个字里面:等待和希望!”

年轻的水手埃德蒙?唐代斯在与恋人成婚之际,遭人陷害被捕入狱,被关押在伊夫岛监狱长达14年,后成功出逃,发现了藏于基督山的巨额宝藏。此后唐代斯改名为基督山伯爵,踏上了复仇之路。

在人类文学史上,《基督山伯爵》是真正能被称为改变人生的伟大小说,它给几千年来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带来了任何挫折都不能削弱的希望。

作者简介

大仲马Alexandre Dumas(1802-1870)

著名剧作家和小说家,被誉为“法兰西民族作家”,撑起了19世纪法国文学的一半天空。其代表作有《基督山伯爵》《三个火枪手》《二十年后》《玛戈皇后》等,风行世界近200年,影响巨大。

大仲马的长篇小说在19世纪浪漫主义文学中占有重要地位,其可读性和通俗性无人可比。

他的儿子小仲马为《茶花女》的作者。

译者

周克希,复旦大学数学系毕业后,在华东师大数学系任教二十八年,又在译文出版社当过十年编辑。译有普鲁斯特、福楼拜、圣-埃克苏佩里、大仲马和萨勒纳弗等人的小说。著有随笔集《译边草》《译之痕》《草色遥看集》。

精彩书评

☆ 没有人能比大仲马更受欢迎了,他的名字已经胜过了法国,胜过了欧洲,他是整个世界的。——雨果

☆ 我一口气读完《基督山伯爵》,就觉得我生活了一场,痛快了一场。——木心

☆ 《基督山伯爵》是大仲马的伟大作品,我几乎是疯了般读完了这部巨著。——余华

☆ 大仲马就是表现法兰西力量的民族小说家。——莫洛亚(大仲马传记作者)

☆ 对一位使我在青少年时代就感到乐趣的作家,对这位至今我仍然喜爱其作品所表现的力量、激情与气度的作家,我仍然保持着敬重与爱戴。——莫洛亚(大仲马传记作者)

☆ 在全世界,声望胜过大仲马的人,恐怕并不多见。地球上各民族都读过他的作品,并将世世代代读下去。——莫洛亚(大仲马传记作者)

☆ 大仲马写了很多经受住时间考验的传奇小说,他的作品通过书籍和电影两种形式存活下来,一直走进21世纪。他广为人知的两部作品《基督山伯爵》和《三个火枪手》都成功地将事实融入小说。大仲马以其对事实随心所欲的运用而闻名。——哈罗德?布鲁姆

精彩书摘

基督山伯爵全三册:第5章 订婚宴

第二天是个晴天。初升的太阳纯净而明亮,紫红的曙光鲜艳夺目,把泛着泡沫的浪尖点缀得绚丽多彩。

雷瑟夫酒店二楼,盛宴准备就绪。酒店的凉棚我们已经熟悉,二楼则是个宽敞的大厅,五六扇落地长窗的窗楣上,镌刻着法国各大城市的名字。对这种装饰风格作何评价,读者尽可以见仁见智。

窗外是个左右贯通的阳台,围着木栏杆。

午宴定于十二点举行,但从上午十一点钟起,阳台上就聚满散步散得已经不耐烦的来宾。他们是与新郎相与的法老号船员,还有几位当兵的朋友。为了给新人贺喜,大家都穿上了节日盛装。

这群人中,埃德蒙挽着新娘的胳臂走在前面,四个少女陪在新娘身旁,她们都是梅塞苔丝的朋友,也是加泰罗尼亚人。新郎身边是唐戴斯老爹。费尔南走在后面,脸上挂着阴沉的笑容。

梅塞苔丝和埃德蒙没有注意到费尔南的坏笑。这对年轻人沉浸在幸福中,看到的只有对方和自己,还有正为他们祝福的晴朗天空。

唐格拉尔和卡德鲁斯完成了报信的使命。两人和埃德蒙亲热地紧握了一下手,唐格拉尔随即陪在费尔南身旁往前走,卡德鲁斯悄悄挨到了唐戴斯老爹身边,这位老爹今天引来了街上行人的注目。

老人穿着漂亮的棱纹塔夫绸上装,衣服上缀着棱纹大纽扣。他瘦削而仍有力的小腿上套着质地很好的碎花点长筒袜,远远一看便知道是英国货。三角帽上垂下一束蓝白相间的缎带。

他拄着一根杖身绞扭、模样挺像古罗马弯头牧杖的硬木手杖,打扮得简直就像一七九六年在重新开放的卢森堡公园和杜伊勒里花园中得意扬扬的保王党人。

上面说了,卡德鲁斯悄悄挨在了他身边,大快朵颐的想望已经让他跟唐戴斯父子重归于好了;头天发生的事情只在卡德鲁斯的记忆里留下了模模糊糊的残片,一如早晨醒来,脑子里还模模糊糊地保存着夜间的残梦。

唐格拉尔走近费尔南,对这个失意的情人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费尔南走在那对未婚夫妇后面,此刻的梅塞苔丝已经完全顾不上他了,她沉浸在爱情的甜蜜和欢乐中,眼里看见的只有她的埃德蒙。费尔南的脸色白一阵红一阵,每交替一次就变得更加苍白。他时不时地朝马赛方向望一眼,这时全身都会神经质地抽动一下。他好像在等待什么,又好像预感到了要发生一件大事。

唐戴斯的穿着很简朴。他是商船船员,所以衣着介于军服和便装之间;他原本气色就好,未婚妻的快乐和美丽更使他显得容光焕发。

梅塞苔丝像塞浦路斯和希俄斯的希腊姑娘那样美丽,眼睛乌黑,嘴唇鲜红。步履像阿尔勒女人和安达卢西亚少女那般轻盈婀娜,落落大方。城市姑娘往往会把幸福隐藏在面纱后面,起码也会垂下长长的睫毛,梅塞苔丝却始终笑盈盈地看着周围的人们;她的微笑和眼神仿佛在说:“如果你们是我的朋友,那就与我一起欢乐吧,因为我真的太幸福了!”

莫雷尔先生望见这对新人和伴随的人群走近,便下楼迎上前去。他身后跟着船员和士兵,他刚才告诉了大家,他已许诺让唐戴斯接替勒克莱尔的船长职位。埃德蒙见船主过来,脱开未婚妻挽着的胳膊,让她去挽着莫雷尔先生。于是,船主和姑娘率先登上通往大厅的楼梯,木楼梯在众多宾客的脚下噔噔作响,足足响了五分钟。

“爸爸,”梅塞苔丝走到餐桌跟前说,“请您坐在我右首;至于左首,我留给我的兄长。”她温柔地说,这柔情犹如匕首扎进费尔南的心窝。

他的嘴唇全无血色,在那张棕褐色的脸上,我们可以看见血又一次渐渐往下退,往心脏涌去。

唐戴斯这时也在请客人入席。他请莫雷尔先生坐在他右首,唐格拉尔坐在左首;而后,他扬臂示意,请大家各自入座。

宴席上已经摆满香味浓郁的阿尔勒腊肠,晶晶发亮的大龙虾,色泽淡红的螯虾,周身长刺的海胆,还有南方老饕交口赞誉、声称尽可与牡蛎媲美的蛤蜊,以及随海浪冲上海滩、识货的渔人统称为海果的各式可口海鲜的冷盘。

“怎么都不说话呀!”老人呷了一口琥珀色的葡萄酒说,这酒是邦菲尔老爹刚给梅塞苔丝送来的,“敢情这三十来个人都只顾得笑了。”

“喔!做丈夫的不见得老是兴高采烈的。”卡德鲁斯说。

“可我,实在是因为太幸福,才反而不觉得兴奋了。”唐戴斯说,“如果您也是这么想,我的邻居,那您就说对了。有时候,快乐会产生一种奇特的效果,和痛苦一样让人喘不过气来。”

唐格拉尔瞅着费尔南,此人性格外向,喜怒都会形之于色。

“喔,”他对唐戴斯说,“您难道是担心会出什么事?听我说,没事儿,您这不是挺称心如意的吗?”

“正因为这样,我才心里感到不安,”唐戴斯说,“我觉得一个人是不会这么容易就得到幸福的!幸福如同神奇小岛上有巨龙看守的宫殿。要获取幸福,非得经过一场恶斗不可;而我,说实话,我不知道自己凭了什么得到这幸福,成为梅塞苔丝的丈夫。”

“丈夫,丈夫,”卡德鲁斯哈哈大笑说,“你还没当丈夫呢,我的船长;要等你当了丈夫,你才知道那是啥滋味呢。”

梅塞苔丝脸涨得通红。

费尔南坐在椅子上痛苦难当,一听声响就浑身哆嗦;他不时擦一下额头的汗珠,这些沁出的汗珠,犹如暴风雨来临前密集的雨点。

“没错,”唐戴斯说,“我的邻居,我明白您的意思。梅塞苔丝此刻还不是我的妻子,这没错,”说着他掏出挂表看了看,“但再过一个半小时,她就是了!”

所有的人都惊讶地叫出声来,唯有唐戴斯老爹安坐不动,满心欢喜地笑着,露出依然整齐洁白的牙齿。梅塞苔丝粲然一笑,脸上的红晕退了下去。费尔南痉挛地握住短刀刀柄。

“再过一个半小时!”唐格拉尔说,他的脸也变白了,“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朋友们!”唐戴斯说,“莫雷尔先生是除父亲外,我在世上欠情多的人,这次又是多亏了他的贷款,我们的问题才都解决了。结婚登记已经办妥,下午两点半钟,马赛市长会在市政厅等我们。刚才敲了一点一刻,所以我说再过一个半小时梅塞苔丝就是唐戴斯太太,想必是不错的。”

费尔南紧闭双眼,感到有两团火球在灼烧眼皮。他紧靠餐桌不让自己瘫倒,可还是忍不住吁出了一声呻吟,但呻吟声淹没在了宾客的哄笑和贺喜声中。

“办得好啊!”唐戴斯老爹对唐格拉尔说,“您看,这可不算磨蹭了吧?昨天大清早回来,今天下午三点就结婚!当水手的干事情就是麻利。”

“可还有手续要办呢,”唐格拉尔底气不足地说,“结婚契约……”

“契约,”唐戴斯笑着说,“契约已经写好了,既然梅塞苔丝没有财产,我也没有多少,我们就依财产夫妻共有的方式结婚,就这样!这种契约写起来简单,而且开销也省些。”

这个玩笑又激起一阵欢呼和喝彩声。

“这么说,这桌订婚宴也就是结婚喜酒了。”唐格拉尔说。

“不,”唐戴斯说,“您不会吃亏的,放心吧。明天一早我去巴黎。四天去,四天回,用一天时间把受托的事情办完;三月一日我就回来,三月二日,举办真正的婚宴。”

宾客们听说还将有一次宴请,情绪更加高涨。一开始还嫌午宴场面有些冷清的唐戴斯老爹,这会儿在一片嘈杂的说话声中,想让大家安静下来,听他对新婚夫妇表达美好的祝愿,也难以做到了。

唐戴斯猜到父亲在想什么,满含亲情地朝父亲笑了笑。梅塞苔丝看了一眼餐厅的挂钟,向埃德蒙递了个眼神。

相关文件下载地址

该资源需登录后下载

去登录
温馨提示:本站所有内容及下载按钮仅作站点演示用,并不提供真实下载链接。

评分及评论

5

(满分5, 共1用户评价)

来评个分数吧

  • 5 分
    1
  • 4 分
    0
  • 3 分
    0
  • 2 分
    0
  • 1 分
    0

评论